我 對『世 界』的 看 法


我認為世界的問題都只有一個源頭,就是人口過多的問題。從人口過多就衍生出資源競爭的問題。 隨著交通運輸的發展,資源競爭的問題早就已經全球化。在這個競爭中,人口龐大的國家受到的壓力較大, 但一些人口較少、發展度較高的國家卻要求保持領先增長,使得資源競爭更加劇烈。

在過去,資原競爭是以軍隊走在商人前頭,軍隊先佔領人家的土地,然後商人再進場把資源運走。 現在的模式卻是以商人走在軍隊的前頭,先進行貿易戰,貿易戰失利才出動軍隊。如在利比亞和伊拉克等地, 都是在商人無計可施之後才以不同的藉口出動軍隊進行佔領,最後再交由商人把資源運走。

販賣資源須要有金融措施的配合。有了金融措施的配合,販賣資源才可以獲取何理的利潤。 金融上的角力早已進入了戰爭的型式,這就是金融戰爭。但金融戰爭最終還是由貨幣的幣值決定輸贏, 各國都以控制利率而控制幣值,由幣值而控制貿易的競爭力,在由貿易的競爭力而決定出入口的平衡。 所以現在的情況顯示世界的金融戰和貨幣戰經已開始。這種兵不血刃的戰爭十分凶險。要求別的國家完全自由化, 強者就可以予取予攜,弱者就只有任人宰割。我國改革開放的時間不長,有人已成為富豪。但這些富豪入世未深, 對國際慣例尚為能掌握。這時貿然要求完全開放,想要進行攻城略地,過果就會誤入陷阱,招來損失,使國家經濟受損。 所以不能不從長計議。金融戰在金融風暴後就已出現,到了貨幣戰爭也解決不了的時候,就是兵戎相見的時候了。 從現在的國際形勢來看,似乎已進入世界大戰的預備期了。

在下面筆者分別在整個世界的角度,我門國家的角度和香港的角度看這些問題 和可能的解決方法。


(11.0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