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哲 學 觀


我 的 哲 學 屬 於 『 一 元 論 』。

我是『一元論』者。就是說我相信宇宙都本於一個根基,萬事萬物都源自這個根基。中國哲學和西方都有相同的根基。

我認為中國哲學是一種『歸納式』的哲學,而西方哲學卻是一種『演繹式』的哲學,兩者並不相勃,亦不應相輕。

『歸納式』哲學是把一些事實經歷的結果歸納起來而成一種看法。從這種哲學中你可推論事情發生的形式,發生的方向和結果,但對於原因卻無從考究,也沒有直接的證據支持,但卻可用旁證方法測知其狀況。

『演繹式』哲學是『即物窮理』的哲學,事事都依理據而得結果。所以從『演繹式』哲學可知事物發生的因果關係,但卻不顯示下一步的趨勢。要確認事物的因由也必須經過再測試,通過反覆的測試愈多,推論可以被接受的機會就愈大。但無論你反覆測試確認的次數怎樣多,你都不能確定你的說法是絕對的真理,因為真理可能還未出現,所以已被接受的推論還是可能隨時被推翻或修訂的。從事西方哲學探索者都有這個心理準備去接受。所以我認為我國的哲學與西方哲學是從一個軸上兩端朝相反方向的探索,是可以相輔相成的。最後就會『殊途同歸』了。如果真的想要尋找真理,從我國的哲學可以找到研究方向。有了研究方向,利用西方哲學就可以找出事理的確據。二者相輔相成,就可從新發現真理。

我覺得我國哲學較為深不可測,我特別喜愛思考易經與科學的關連。當然,我的想法也是十分皮毛和有限的。


(11.03.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