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 甚 麼 我 要 寫 我 的 教 育 思 想 。


教 育 是 社 會 發 展 的 重 要 工 具 。 但 世 界 上 很 多 社 會 和 政 治 領 袖 對 教 育 工 作 都 重 視 不 足 , 很 多 人 都 沒 有 想 過 教 育 需 要 有 專 業 領 導 。 他 們 不 重 視 教 育 專 業 , 可 能 是 他 們 不 懂 教 育 , 也 可 能 是 因 為 這 樣 可 以 為 他 們 帶 來 好 處 。 所 以 很 多 地 方 的 教 育 工 作 都 由 政 治 強 人 作 決 定 。 我 寫 出 我 的 教 育 思 想 就 是 要 讓 平 民 百 姓 也 可 以 知 到 他 們 的 發 展 權 利 和 提 出 要 求 。 如 果 政 治 領 袖 不 能 滿 足 人 民 的 要 求 , 他 們 也 不 應 向 人 民 提 出 苛 求 。

我 在 澳 門 出 生 , 在 澳 門 接 受 中 、 小 學 教 育 , 在 臺 灣 接 受 師 範 大 學 教 育 , 在 香 港 接 受 香 港 的 教 育 專 業 教 育 和 在 香 港 任 教 三 十 年 , 職 至 中 學 副 校 長 。 我 曾 在 校 擔 任 升 學 就 業 輔 導 主 任 , 教 務 主 任 , 科 學 科 , 化 學 科 和 生 物 科 的 科 主 任 , 對 香 港 教 育 略 有 認 識 。 在 一 九 九 零 年 代 立 志 進 行 教 育 改 革 的 研 究 , 但 報 讀 教 育 博 士 課 程 不 果 。 在 二 零 零 五 年 因 識 破 校 董 會 利 用 我 謀 害 其 他 老 師 的 陰 謀 , 而 被 校 方 與 香 港 『 教 育 局 』 聯 手 以 違 反 『 基 本 法 』 的 手 段 解 雇 。 我 失 去 工 作 後 在 香 港 不 同 的 中 學 代 課 。 我 感 謝 校 監 和 校 董 們 使 我 能 脫 離 我 工 作 了 三 十 年 的 學 校 , 使 我 對 香 港 的 教 育 認 識 更 多 。 如 果 我 不 脫 離 這 間 學 校 , 我 仍 舊 會 在 這 間 學 校 中 過 著 狗 臉 的 歲 月 , 為 他 們 做 著 欺 騙 公 共 資 源 , 誤 人 子 弟 的 工 作 。 我 脫 離 了 這 間 學 校 最 大 的 得 益 , 是 可 以 對 香 港 教 育 瞭 解 得 更 多 和 能 夠 完 成 這 套 教 育 系 統 。

我 在 香 港 回 歸 前 曾 上 書 國 務 院 港 澳 辦 主 任 魯 平 先 生 , 說 明 香 港 回 歸 後 人 心 回 歸 的 重 要 性 , 獲 港 澳 辦 回 信 , 心 中 十 分 鼓 舞 。 其 後 我 更 在 特 區 政 府 成 立 前 上 書 當 時 的 候 任 行 政 軮 官 董 建 華 先 生 , 倡 議 香 港 推 行 教 育 改 革 , 好 促 進 民 心 回 歸 的 工 作 。 在 回 歸 後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果 然 推 動 教 育 改 革 工 作 , 但 可 惜 我 一 直 被 人 拒 諸 門 外 。 雖 然 我 的 見 解 仍 然 被 人 取 用 , 但 結 果 無 人 能 解 , 加 上 與 既 得 利 益 者 的 利 益 衝 突 , 教 育 改 革 就 胎 死 腹 中 。 最 後 教 育 改 革 被 人 偷 天 換 日 , 成 為 現 行 賣 國 賣 民 的 教 育 制 度 。 這 制 度 使 香 港 市 民 與 國 家 疏 離 , 使 年 青 人 去 知 識 化 和 失 去 信 心 。 所 以 決 定 把 我 計 劃 的 教 育 改 革 計 畫 公 開 。 如 這 計 劃 在 香 港 受 阻 不 能 推 行 , 說 不 定 在 世 上 還 有 其 他 國 家 賞 識 。 得 不 到 自 己 國 家 的 信 任 , 我 的 損 失 不 一 定 是 最 重 的 一 個 。 我 相 信 落 實 這 計 劃 的 國 家 將 來 必 然 成 為 世 界 上 的 強 國 。

以 下 是 我 對 香 港 教 育 的 看 法 , 請 不 吝 賜 教 。 


(26.0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