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的 教 育 思 想 的 來 源 簡 介 。


這個社群化的概念不是來自西方的東西,而是源自我國古代的學說。

參考:『新譯四書讀本』,謝冰瑩等編譯,台北三民書局印行,2010


近年香港的教育界不斷提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說法,這雖然是社群化的步驟,但始終不見在這些事情上有甚麼行動。 這可能是因為教育領導者根本就不知道這是甚麼的一回事,所以這教育的方箴就只流於口號。

『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說法源自『四書』中的『大學』。『大學』本來就是周朝的著作『禮記』中的一篇。

『大學』開宗明義,在卷首即有記載:『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有人認為『大學』實為『太學』,『太學』是宮中之學,是國家管治之學。管治之道就在於『明明德』。『明明德』的意思是彰顯天理和公義,所以治國之道就在乎要彰顯天理和公義。 從彰顯天理和公義才能達到『在親民』。有人認為『親民』實為『新民』,是改善民眾的素質,移風易俗。『在止於至善』就是要達到至善的境界。 我認為至善是沒有止境的。一般人只可以趨於至善,但卻沒有多少人可以達於至善。但國家領導人民改進素質卻是永無止境的, 所以作為社會領導人就必須要能『與時並進』,不能推說已經足夠就不作改善考慮的。

在封建時代,只有貴族才可以學到管治的理論。到封建制度崩解,這就成為人人可得的學識了。 但雖然封建制度崩落,這理論還歷久常新。在西方思想的衝擊下,這理論還可與時並進,並填補了西方思想的漏洞,實在是不容忽視的。

『大學』中亦有改善人民素質及帶領人民社群化的理論如下:

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先治其國;欲治其國者,先齊其家;欲齊其家者,先脩其身; 欲脩其身者,先正其心;欲正其心者,先誠其意;欲誠其意者,先致其知;致知在格物。物格而后知至,知至而后意誠, 意誠而后心正,心正而后身脩,身脩而后家齊,家其而后國治,國治而后天下平。

從原文來看,『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並非整套過程,全套過程應該是『格物,致知,誠意,正心,脩身,齊家,治國,平天下』。香港的說法明顯地忽略了 『格物』,『致知』,『誠意』和『正心』,實屬不幸。

這套理論由『格物』和『致知』開始,雖然現代人對其意義不大了了,但『格物和致知』卻是做人處事的基本原則。 如『格物』和『致知』可以達到完善,則每個人都有良好的操守,也可以顧及他人的感受,人與人之間就沒有相爭,國家就可以達到『無為而治』。

依法治國只是治國的基本方針,『無為而治』才是治國的最高境界。




(08.12.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