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 國 家 層 面 看 教 育 工 作 。


一個國家的存在,必須要能夠生存和發展。國家的生存在乎國民的素質。國家的發展也在乎國民的知識。國民的素質包括了國民的體格的素質和品格的素質。 品格的素質包括了個人品格,合群性的素質和發展潛力的素質。

國民要有合群性,就必須要能融洽相處,互相包容,和能過著悠閒的生活。能過著悠閒的生活就是指良好的生活素質。要有良好的生活素質,人就必須要有良好的素質。
所以從國家的管治來看,個人的素質培育是國家管治的基本。『大學』說:

『自天子以至於庶人,壹是皆以脩身為本。』

『脩身』就是指個人素質的培養。

所以我認為個人素質的培養教育與國家管治是可以成為一個良性回饋的。國家支持教育以改善人民的素質,人民的素質在改善後又可以推動國家的改善。 只要這個良性回饋能繼續下去,國家就可以不斷地改善,人民生活的素質也可以不斷地提高。 但這個互動必須要能仔細地調節,良性回饋才可以持續。如果調節不當,矛盾和衝突就會發生,社會不能安定,國家和人民的發展就會受到損害。 要社會能安定發展,就必須先使人民有安居樂業。正如『大學』所說:

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靜,靜而后能安,安而后能慮,慮而后能得。

國家必須知道那些人是國的根本,決策就必須以這些人為中心。在春秋戰國的時候雖然是封建時代,但古人仍相信個人是國家的根本,所以治國也從個人的培養開始。 個人的培育從自我開始,然後再擴展到家庭,社區,以致於國家。這是先後,終始的次序。知此次序,治國之道就可手到拿來了。
香港自回歸以來,特區的管治都以商人為本。雖然這是『基本法』的規定,但也殿定了管治的不穩定,因為商人不是國家的根本。
其次國家必須知道那些人是急於求進的,就安排他們先行。不急於求進的,就不要打擾他們。到他們覺得有需要的時候,就是整個國家興起的時候了。所以『大學』說:

『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則近道矣。』


使人民能『社群化』是使人民能快樂生活的方法。人民快樂是社會安定的原因。
人民只要生活舒暢,就會感到快樂。生活舒暢就是作息有時,收入可以支持生活。人的要求差異很大,國家不可能滿足全國人民都可以達到最高的要求,但總得要有一條底線。 不同地區人民的生活底線可以有不同。但底線一經確立,國家就必須要使所有國民都能達到這個水平。

我建議的水平是:國民以自己的基本能力,每天工作八個小時,就應該可以獲取基本生活所需,就是可以滿足衣、食、住、行的需要。 想要提升自己生活水平的人可以透過提升自己服務的質或量以獲取更多的報酬,就是增加自己的工作時數,或提升服務水平。學習是最普通的提升自己服務質素的方法之一。

追求知識是推動國家社會改善的方法,但追求知識是一件苦事, 只有對國家、社會有承擔的人才會樂於從事這項苦事,所以願意從事這項苦事的人是值得尊敬的。
如果小國急於求進,就需要要求人民多做學問工夫,對國民學習的壓力就比較大。
以中國或是香港來看,人口眾多,應該不急於全民求進。在十三億人口中,只要有萬分之一人主動求進,國家就有了十三萬人才,是整個中國都用不完的了。 何況在國內能主動求進的人何止萬分之一。過份動員只會使得國民懷才不遇,做成社會問題。鑽研學問是一件苦事。 只有立志鑽研學問者才會樂此不疲,苦中得樂。在這些人的就業問題還沒有解決就強迫不主動的人去鑽研學問,當他們學業有成以後又不能給他們滿意的報酬, 就只有使他們抱怨,形成其他的社會問題。香港就在這個環境當中。所以在教育上對青少年施加多少壓力是需要仔細研究的。

我認為國民社群化的教育是必須的,知識的學習卻卻可自由選擇,無須過份加壓,但如國民有需求,國家是應該大力支持的。

在國民社群化的教育上,只有國家才有權和能力去制訂標準,所以我贊成基礎教育主要應包括個人素質的培養及社群化教育。這是政府的事。
在這個政府辦的基礎教育當中,隨著年齡的上升,應給與學習知識的機會。青少年學習的知識應該是可以自由選擇的,不應是由其他人安排的。 不負責任的學習安排是損害學習動機的主要原因。


(05.11.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