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學』,國 家 和 教 育 的 關 係 。


參考:『新譯四書讀本』,謝冰瑩等編譯,台北三民書局印行,2010

『大學』是中國周朝的著作『禮記』中的一篇。近年香港的教育界不斷提到『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口號, 這口號源自『四書』中的『大學』。所以我也鑽研『大學』而得到我的理論。所以我的『真、善、美』教育的概念也是源自『大學』, 而不是源自來自西方學說。在我的理論中推論出的教育推行方法與現代西方教育的方式頗為相似,我相信這也是香港有識之士夢昧以求的教育方式, 所以我覺得是值得說出來與大家分享的。

『大學』開宗明義,在卷首即有記載:『大學之道,在明明德,在親民,在止於至善。』

有人認為『大學』實為『太學』,『太學』是宮中之學,是國家管治之學。管治之道就在於『明明德』。

『明明德』的意思是彰顯天理和公義。所以治國之道就在乎要彰顯天理和公義。但人心險惡。所以事物必須先求『真』,才能確認所求的是天理和公義。 這是求『真』的重要性。

從彰顯天理和公義才能達到『在親民』。有人認為『親民』實為『新民』,是更新民眾的認知,更新民眾的思維方法,從而提升民眾的素質, 改變行為,達到移風易俗,與時並進,歷久常新的目標。

『在止於至善』就是要達到至善的境界。我認為至善是沒有止境的。一般人只可以趨於至善,但卻沒有多少人可以達於至善。但國家領導人民改進素質卻是永無止境的, 所以作為社會領導人就必須要能『與時並進』,不能推說已經足夠就不作改善考慮的。

『太學』是宮中之學,是國家管治人民之學。敢教人怎樣管治人民是很罕有的。 可能當時的王想要教導子孫怎樣做個好王帝,好使王朝能傳到千秋萬世,才會有這個著作。當時可以接受這教育的都是王孫貴冑, 平民老百性絕對沒有機會接觸。到了後來的朝代,皇帝要選拔平民協助管治,就開科取試。考的當然是管治之道,所以一些文獻,包括『大學』,就成為 當然的教材了。
『大學』教導官員怎樣做好管治人民的工作,也教導人民怎樣做個好人,好使社會安定發展。所以在現今世代,『大學』仍有它的教育價值。 如果全民都奉『大學』的教導為圭臬,則人之間就沒有鬥爭,天下就可『無為而治』。『無為而治』是管治的最高境界。 要能達到『無為而治』的最高境界,教育就是唯一的方法,所以教育和國家管治有極重大的關係。

〈『法治』只是從『人治』轉到『無為而治』的過渡措施。〉 既然教育對國家是這麼的重要,所以國家必須掌握教育。對教育有承擔,人民才會依照國家的方向發展。
國家對國民施行的教育就教做國民教育
國民教育的目標就是『真、善、美』的教育。


(22.06.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