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18 再 向 『 教 協 』 求 助 的 結 果 。
其後我再與『教協』聯絡,告知『教協』控告教局違反『基本法』的重要性。『教協』安排權益部負責人陳先生與我會面。我對陳先生相當敬重,因為他在胡老師事件中代表『教協』為胡老師據理力爭。〈請見§ 5.4.4.10 。〉陳先生不同意我的看法,他認為『基本法』只保障『馬照跑,舞照跳。』卻不保障教師可以『按原有制度繼續受聘…。』我感到很失望,當然我不能告訴他,這條文是我向國家爭取得來的。我也明白『教協』的立場,如果老師們都可以得到『基本法』的保障,『教協』也就沒甚麼好做的了。

陳先生也勸我不要和『辦學團體』打官司。他說有法官認為『辦學團體』是得高望重的。用不著妳說話,法官就以經判你敗訴了。他又說有一位老師還在與『辦學團體』打官司,打了幾場都輸了,攪得自己也破了產。他還要上訴到終審法院。但終審法院開庭要二十萬。陳先生說這位老師很可憐,如果他有二十萬,他也會借給他。他相信這次這位老師是一定會贏的。可是他就是沒有二十萬。『辦學團體』提出禁制,說他沒有錢,要求取消開庭。後來我再沒有聽到這單官司的消息,很明顯地這位老師沒有錢,所以也得不到公義。這就是我們公義的司法制度了。

其實我也只是說說而已。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