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15 向 『 教 協 』 求 助 。
『教協』安排葉校長見我,葉校長說我已錯過了機會。我告訴葉校長,當時教局說已沒有要求學校跟從『資助則例』的程序與老師解約。但葉校長說在過去的一年 (2010), 他們〈『教協』〉仍有多個老師被無理解雇的個案轉介給教局然後得到解決。很明顯地,教局一直給我的說話都是謊言。說這麼多謊言的機關怎樣可以辦好教育?這樣的機關辦教育會教導我們的孩子一些甚麼的價值?我們的教育繼續被這些不懂教育和說謊言的人攪下去,我們的下一代有甚麼前途?

我要求『教協』以我的個案為例,控告教局違反『基本法』,容許校方對老師進行無理解雇。但葉校長說『不』,他說『教協』為了教局局長與常秘的侵犯學術自由官司已經用了很多經費。很明顯地,『教協』是不想在花錢為老師打官司的了。他又更正我的資料,我控告校方的追訴期限是六年,而不是先前律師告訴我的七年。所以我只剩下的時間只有不足五個月。

到這時候,我更確信即使我把案件交上法庭,在校方與教局的扭曲及謊言下,我根本就沒有勝算。加上這官司不知需要拖延多久,費用上根本就不是我可以負擔得來的。所以我還是很感謝校方透過我的律師給我的忠告 --- 把公積金留下來養生強於打官司。這是我對這『辦學團體』唯一的感激。

於是,我再上書行政長官曾蔭權。我告訴他我的追訴期限即將屆滿,此後我將不能再把此事交上法庭處理。我的說話與道理經已說盡,既然教局亦已再沒有補充,就請求行政長官作仲裁與調解。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