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13 教 局 在 2009.11.27 的 回 覆 與 謬 誤 。




我的意見:

(1) 這回信是教局以掛號寄給我的。教局的重點在以下的第四點。
(2) 這信與我有關的內容並無新意,但卻加多了不實的內容。教局說校方接受意見,所以在五月三十一日接見我,並許下諾言,與我重訂合約。事實上五月三十一日的會面卻是我和校董們唯一的一次會面,教局為何說成校方與我曾有多次會面。到底教局所說的其他會面在何日何時發生?官員們只聽校方的謊言,卻未加求證,我認為這是官員不專業的表現。加上這『辦學團體』歷來的表現,問題只有這『辦學團體』排斥本人,卻沒有本人不能體現甚麼『辦學理念』的事實。
(3) 『辦學團體』排斥本人,主要是本人經常督促學校合情合理地依法辦事。但『辦學團體』心懷不軌,才對本人諸多陷害。校長也無能輔導『辦學團體』,以致對我的陷害無法開解,最終出諸欺凌的手段。『辦學團體』為求逃避處理校長對我的欺凌而再進一步,不惜侵犯『基本法』。校方一錯再錯,愈錯愈嚴重。教局只懂討好,無力規範,就是今天教局無能統管學校的主因。
(4) 在上文§ 5.5.1 ,我已列出了『常額教師』繼續續約的條文,這些都是政府文件中的政策,都是『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中資助機構雇員可以繼續受聘的保障。但教局卻單只承認『合約』,這是蔑視『基本法』的行為。既然教局說不認同,我就只有要求行政長官裁決和仲裁。所以我認為找曾蔭權是找對了,因為他當官這麼多年,應知甚麼是『政策』。他貴為『基本法委員會』主任,對『基本法』的詮釋應該具有權威。我不求僥倖,但我需要知道這是怎樣的一回事。但很可惜,雖然這是『基本法』規定,行政長官的工作,曾蔭權一直都沒有回應。
(5) 這信最後一段,是教局回應我反對校長們可以領取『提前退休津貼』〈肥雞餐〉的回應。我只是隨意舉出教局政策失誤的一個例子。大家可以參考 § 5.5.1『教育條例』的條文,就可以知道校方不滿意校長,只需三個月通知就可以叫校長走,甚麼警告也不需要。這是方便『辦學團體』權力更替時同時把『筍工』換人的安排。校方對我採用這種『李代桃疆』的手段,教局不加阻止,不說公道說話,還支持校方採取這種愚弄方法,我就要把它戮破。教局還要死不認錯,所以這就是要記掛號信給我的原因。但不管教局肯不肯承認錯誤,但我卻保住了老師們可以繼續享用『肥雞餐』的權利。


我不滿教局的回應,所以我繼續申訴。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