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12 行 政 長 官 辦 公 室 在 2009.08.28 的 回 覆 與 謬 誤 。




我的看法:

(1) 信中說校方認為我『身為副校長,未能配合和貫徹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這是很可笑,無理取鬧的藉口。校董會先以不稱職的鬼佬佔據校長職位,完全沒有考慮過讓我當校長。再以書面警告的手段,警告我不得染指校長職位在後。校監也曾當面告訴我,他需要有人為他看著學校,他在甚麼時候有把『辦學理念』交托給我?
(2) 在我擔任副校長的工作清單中,一直都沒有配合和貫徹辦學團體的辦學理念的描述。我相信全港的學校『辦學團體』都只有把這些所謂『辦學理念』交托給校長,從來都沒有『辦學團體』把這些所謂『辦學理念』交托給副校長,這是學校管理架構的結構性問題。是『辦學團體』經常性權力鬥爭所做成的,不是個別校董會疏忽而成的。則校方要我貫徹他們辦學理念的說法根據何來。如果校方對我真的有如此托附,而我又未能稱職,校方為甚麼從來沒有對我提出勸喻或警告?總而言之,這只是『辦學團體』與校長解約的法定手法,卻不是與『常額教師』解約的合法程序。校方一直不讓我當校長,我就只有當『常額教師』。校方想排擠我,就只有透過『資助則例』的程序。不根從『資助則例』的程序把我解約,就是侵犯了『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給我的保障。
(3) 信中第二頁說明了校方與我解約沒有根從『資助則例』的程序,就已經證實了這行動是違反政策,也就是違反了『基本法』的。合約不能大於『基本法』。教局不能說校方遵從了合約就不需要遵從『基本法』。這是嚴重地矮化了『基本法』的行為。教局先以常任秘書長的指令凌駕『基本法』,現在再以私人合約凌駕『基本法』,實在罪無可恕。何況這合約條文也只是校方在回歸後擅自加上。如果這合約條文真的可以改變我繼續續約的條件,則這條文也是違反『基本法』的。特區政府應追究責任,而不是承認其合法性。
(4) 在程序上來說,校方應完成合法程序後才不和我續約,不是先不和我續約然後說給我機會。校方的說法好像很大仁大義,其實是在掩飾其無法無天的行為。教育局作為行政者居然不察而接納校方的講法,實在令市民失望,使公務員的誠信破產。
(5) 按照『資助則例』的制度,不和我續約的條件是需要經過口頭警告和書面警告的程序,不是校方和我的甚麼口頭協議。但教局居然仍然堅持我不應允校方的要求作為校方不和我續約的藉口,實屬『匪夷所思』,以私人口頭協議凌架『基本法』的行為。教育部門不明理又何以教育市民。


由於以上的理據,我繼續向行政長官進行申訴。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