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10 行 政 長 官 辦 公 室 在 2008.06.25 的 回 覆 與 謬 誤 。
這是一封很重要的信,長達三頁。我很感謝當時的行政長官辦公室主任陳德霖先生為我追查到這麼多有用的資料。請讀者們耐心細看。







這信給了我一些重要的證據,使我可以更進一步進行追訴。我的理據如下。

(1) 信中第〈四〉點說明了資助學校必需遵行『資助則例』,包括編制內的人事聘任事宜。這以表示了資助學校必需遵行『資助則例』是一項『政策』。政策堶掉g的程序就是『制度』。這政策的目的不見得是給教師工做保障,但卻可妨止教師被無理解雇。教局容許校方不經『資助則例』的程序把我解約,就是剝奪了我不被無理解雇,繼續受聘的機會。校方受公眾所托使用公帑,不見得校方有無理解雇雇員的權利。
(2) 信中第〈三〉點證實我有『常額教師』的身份,表示我的職位是在編制之內。校方處理方法就必需遵守『資助則例』的規定。教局還說我的工作合約與她無關,實在不負責任。
(3) 信中第〈五〉點表示知悉校方與我解約的原因,但卻沒有察覺這只符合校方與校長解約的法例,(香港法例第 279 章第 56 條。)教局一廂情願地接受校方的誤導,批准校方與我解約,不予干預,就是包庇校方扭曲本港法例,進行非法解雇。
(4) 在此信以前,教局一直都支持校方與我解約的說法,但這信卻加上了一堆謊言,然後說是我『拒絕』,但卻說不出我『拒絕』了甚麼。我一直都告訴教局,我拒絕校方以我向校長乞求作為續約的條件,因為『基本法』已保障我可以按原有制度繼續續約。但教局卻扭曲說我『拒絕』續約,但又不敢明言我『拒絕』了甚麼。
(5) 信中說校方曾對我多次勸喻,並要求我與校長溝通,實屬謊言。校方與我只有在五月三十一日晚上的一次會面,何來多次會面?教局只聽取校方之言,未曾加以求證,即上報行政長官,實有失公務員的專業,混淆行政長官的視聽。教局官員此一行為導至我被無理解雇,教局實應負上重大責任。
(6) 教局說校方是我的雇主,實在想要推卸責任。『資助則例』已寫清楚政策,『基本法』也明文加以保障,不容教局卸責。在二零一零年教局刊行『資助學校資助則例』徵求意見稿中,有建議學校解雇校長、教師需要負上最終責任,明顯就是要填補教局說法的不足。但教局的這一建議正是衝著『基本法』而作。設置這條,局長實應負上陰謀顛覆『基本法』的責任。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