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8 教 局 在 2008.02.19 的 回 覆 與 謬 誤 。




我當然不滿意這封信的說法。我的意見如下。

(1) 教局仍然隱瞞我具有『常額教師』的身份。『資助則例』載有政府津貼學校『常額教師』的工作政策。不提我是否具有『常額教師』的身份,就不能確定我的工作是否與『資助則例』中的政策有關。
(2) 教局只承認『資助則例』是支付給學校津貼的政策,卻不承認『資助則例』中所記載的是『常額教師』受聘的政策,是不尊重政策和破壞本港管治基礎的。『資助則例』(Code of Aid) 是 Code ,就是政策書,是政府的行事準則。官員不遵守政策書中的行事準則,就會破壞本港的管治。我早就警告教局不要否定 Code of Aid。不然的話,人家就可以隨意否定 Shipping Code 和 Building Code 等等政策書的內容。否定了 Shipping Code, 香港的船舶註冊就不會受世界的承認。否定了 Building Code, 香港就會滿街僭建。現在香港這麼多僭建,原來就是官員們思維的內部結構問題。看來這些官員是無能、也無心維護香港法治的這一個核心價值的了。幹嗎還自以為是香港『良心』譴責他人。
(3) 教局說合約制度沒有變就沒有違反『基本法』。這說法顯示教局認同了『基本法』對教師〈『常額教師』〉的繼續受聘是有保障的。但教局的這個說法是多麼敷衍的說法。『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說我可以按原有制度繼續受聘。『制度』就包括了政策書中所記載的,與及原本的執行常規。在§ 5.5.1 中我列出了『資助則例』中這麼多有關的條文和說明了執行的常規。為甚麼教局就只承認執行其中的一點就已滿足了『基本法』的要求。經『基本法』背書後,教局就再沒有選擇權和酌情權,而只可以按原有程序嚴格全數執行。教局只承認其中的一小部份,就是侮辱『基本法』起草委員的智慧和踐踏『基本法』的行為。
(4) 教局不敢說沒有違反『基本法』,卻說『不認同』。這是失職和逃避的手段。我早已預算教局有此一著,所以這也是我向行政長官曾蔭權申訴,要求仲裁及調解的原因。但行政長官曾蔭權甚麼都沒有做,最後我只有告訴他,『基本法』寫著這是行政長官的責任。他不應任由教局胡作胡為而不加以督導的。他任由教局失職,最終也是由他承擔責任。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