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7 向 行 政 長 官 申 訴 。
到這時候,我認為這事件是由於教局官員與『辦學團體』勾結,違反『基本法』而成。教局負責隱瞞我『常額教師』的身份,並否認『常額教師』的工作有『資助則例』的保障。『辦學團體』就負責把我無理解僱。很明顯地,這是違反『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的規定。我不能接受教局與『辦學團體』不認識『基本法』,因為校方有持牌的執業中、港律師當法律顧問,況且校方鼓勵我索取『解僱補償金』,就已顯示校方的行為是『蓄意』的。官員不懂『基本法』就是不稱職。我不敢說常任秘書長不稱職,所以常任秘書長也應該算是蓄意侵犯『基本法』的。所以我就寫信向行政長官曾蔭權提出申訴。我認為這是一個尋求真相的好機會,因為曾蔭權具備以下的三個條件。

(1) 曾蔭權為官多年,且曾官至政務司司長,應該知道甚麼是『制度』。我認為保障我可以繼續工作的『制度』記載在『資助則例』中。雖然以前常任秘書長有『酌情權』批准校方不用經過『資助則例』的程序解僱有左傾傾向的教師。但我相信經過『基本法』的『加簽』後,常任秘書長已不再有這項『酌情權』。
(2) 曾蔭權是行政長官,也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他對『基本法』應有一定的認識與承擔,而且『基本法』寫著他需要執行『基本法』。他的就職誓詞也說要維護『基本法』。他也可以動用『基本法』委員會的專家去評定怎樣是違反『基本法』,怎樣是不違反『基本法』。
(3) 常任秘書長是由行政長官向國家推薦而任命的。如果行政長官推薦的官員蓄意違反國家法令,行政長官有責任把有關的官員免職,以示對國家的誠信與效忠。


基於以上三點,我就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日寫信向行政長官曾蔭權提出申訴。行政長官辦公室轉交教育局處理,但教局不予理會。我只好再兩度寫信向行政長官辦公室查詢。最後教局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九日才作回覆。這時教局常任秘書長羅范椒芬經已下台,局長亦改由孫明揚擔任。從這年開始,公務員入職考試就增加了『基本法』的考卷。這可能證明了一些人想要做高級官員,但卻不肯學習『基本法』的情況。但高官們卻把責任推卸給入職的市民。我認為公務員入職考試是根本無須考『基本法』的。試想想看,你考取公務員後在郵局賣郵票,這跟『基本法』有甚麼關係。反而公務員要晉升到行政或決策級卻必須精通『基本法』。 以下是教局給我的回覆。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