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5 尋 求 法 律 意 見 。
在一次與朋友聚會中,有朋友不值『辦學團體』所為,介紹我與律師商談。在幾次商談後,向校方發出律師信。但後來律師說,校方表示不再回應我的指控,工作陷於膠著。律師並給我勸告,把金錢留作養生強於用作打官司。我明白這是律師轉告,來自校方的忠告。麻油將晃曾告訴我,他家中有十多擔魚翅,燕窩。他單用這些東西,我已經不夠他打官司了。何況他背後還有三千多事理不明,黑白不分的信眾,日夜不停地編織毛衣義賣的支持,我還是回家睡覺好了。 我繼續思考,尋找理據。律師問我要不要控告校方誹謗,並說可以安排我見一位資深大律師。與資深大律師面談的代價是每小時一萬二千圓。我答應。結果我和資深大律師會談了一個小時。資深大律師問我,如要進行訴訟,我是否願意交由他的律師行 (Chamber) 進行。我同意。我的律師卻說稍後再與資深大律師聯絡,就此告別離開。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