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4.2 報 復 。
2006 年年中,我收到紐西蘭來的情報,胡老師不知何事請了長假。我馬上打電話與胡老師聯絡。好不容易找到了胡老師,在問明原委後,我的結論是麻油將晃為了報復我的申訴而設計陷害胡老師。
在我離開以後,不屬『辦學團體』的老師都顫顫驚驚地繼續工作。胡老師主修歷史,但校董紅蘇說不喜歡歷史,要關閉歷史科。胡老師就要教很多『人文科』了。『人文科』是威拿為了要表現他的創意而設立的。事前並沒有和我商量,事後也沒有人跟進,所以我是不支持成立這科的。『人文科』成立後,威拿也沒有給甚麼意見。他唯一的意見是每一節都要有互動,都要有提問作總結,提問後學生都要有獎品。但每一個學期的財政預算就只有三百圓。初中三級,每級四班,每學期十周,每週提問有頭、二、三獎,一個學期就需要派出獎品 3X4X10X3=360 份。每份獎品的成本就只有幾毛錢,預算不可追加。所以不足之數就只有由老師自淘腰包。為了減低成本,老師們一般都會在一些文具店結業大減價時前往掃貨。胡老師也不例外。由於獎品太不值錢,不單只學生沒有興趣,威拿也拒絕頒獎。在農曆年假後,威拿忽然說胡老師在聖誕假前申報購買獎品的單據是假的。他說他找不到開出單據的店舖,他也從來沒有見過獎品。他說曾徵詢教局的意見,教局建議校方報警。依我的看法,這不是教局官員做事的方法。教局官員是不會建議校方報警的,通常只會建議學校自行決定怎樣做。警方高調地派出警車到學校拘捕胡老師,並四出搜尋,最後在胡老師的儲物櫃中撿到一大堆毛公仔。探員隨手把它扔掉。胡老師的律師把它收起來。到律師向我展示這些毛公仔的時候,律師說如在普通店舖購買,這批毛公仔的價值最少也值有兩百多圓。我相信警方的高調應該是受校方律師的壓力而成的。胡老師犯的錯誤就是相信了電視劇的教導,律師還沒有到就不說任何說話。她就是連自辯的說話也沒有說,結果就需要一次又一次的續保。直到我找到她,見過她的律師後,再到警署才不用再續保。這事持續了半年,害得胡老師患上情緒病,家人一直都害怕她會自尋短見。這是紅蘇很希望見到的。事情結束以後,胡老師趕快辭職,以免再被校方陷害。這使我感嘆教會何以卑劣至此,難怪麻油將晃害怕返回天家了。
校董們為甚麼不斷陷害胡老師呢?我們本來就是一個良好的工作團隊。放學後很多時牧師林都會教我們打網球。我們包括豬油菜,訓導主任,胡老師和我等。威拿看在眼裡就很不高興。結果豬油菜最先被迫離去,牧師林相繼殉職。他們利用訓導主任陷害我,剩下來的就只有胡老師了。我想這就是他們不斷陷害胡老師的原因。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