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4.1 退 休 ?
我幾乎不敢相信這事。因為麻油將晃是有極度權力慾的人,是不可能輕易放棄權力的。多年前劉探長曾經問我,如果麻油將晃願意出一千萬,我認為他會多建一間學校還是會改善這學校。當時我就回答說:『他一定不會多辦一間學校。』劉探長問為甚麼。我說:『多辦一間學校就多一份競爭。麻油將晃的手段不乾淨,他不會容許有另外一個堂會利用學校吸收學生與自己競爭。這很容易會動搖他東亞總監的地位。』結果就被我說中了。
有人告訴我,麻油將晃怕死,在重病後就要休養生息,不做校監了。我認為這說法是錯的。任何一個基督徒都不應怕死。死是返天家,見天父,交代在凡間的工作。他主持的教會有常客三千,足以向天父交差了,有甚麼可怕的。所以我認為這是另有原因的。
後來我發現學校管賬目的書記也提前退休了。我也很奇怪,因為據我認識書記的為人,他是絕不會提前退休的。
經過多番思考,我終於想通了這是一個甚麼把戲。校方在 2004 與 2005 真的多聘請了一位老師,這位老師是有薪金的。但我相信『辦學團體』真的沒有付錢,校長真的做了兩年假賬。牧師林應該要慶幸早死 (§ 5.4.4.16),不然的話他肯定要吃這隻『死貓』,毀了一生清白還免不了牢獄之災。牧師林去世了,他們自己掌管賬目就不能抵賴。教局一直都沒有證實我是『常額教師』,只是一直都在說我與校方的合約與她無關。所以我相信教局與校方真的合謀『屈』我,把我當是校方自聘的『合約教師』處理。因為如是使用公帑聘請的合約教師在解雇的時候也得要象徵式地跟從『資助則例』的程序。如果把我當作校方自聘的『合約教師』,則教局的說法就完全合理了。我想不到這種事居然可以在香港發生。教局官員們維護的是香港的那些核心價值?
這事的正確處理方法,是按照教育條例〈香港法例第 279章〉第三部份第 26 條,撤銷麻油將晃作為校董的註冊,並且把個案交由廉政公署處理,追究麻油將晃和威拿作為校長做假賬的責任。但如果教局把這事交廉署處理,他們合謀說我的合約與教局無關就說不過去,常任秘書長就要認錯,我的個案就需要重新處理。為了讓常任秘書長不認錯,他們就不能張揚。一方面需要進行『滅口』、迫書記提早退休。另一方面就讓麻油將晃說因病請辭校監的職位。但雖然麻油將晃去職,冷血接任做校監,但麻油將晃卻把紅蘇封為首席校董,直接代他執行校監的權力。這把冷血架空,但麻油將晃卻仍可幕後操縱。而且麻油將晃還有一條狗 --- 唯命是從的威拿。我不明白在這麼嚴重的做假賬事件中,威拿為甚麼可以脫身,為甚麼還可以繼續做校長,讓他還可以每月支取十萬多的薪金達七年之久。但為了高官不認錯,教局的這種手段是『司空見慣』的了。不把校監校長交廉署調查,就是藐視法紀,包庇貪污的行為。我在 2005 年已說過這事情的嚴重性。在這書出版的時候,我會再促請教局把資料交廉署核實,好向全港市民交代。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