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2.1 教 局 在 2005.07.21 的 回 覆 與 謬 誤 。


我的看法:

(1) 信中指出我的合約的日期,這誤導人家以為我是合約教師。
(2) 信中說教局並沒有參與我和校方僱傭合約的制訂,所以無權宣告『不續約的通知書』無效。我認為我是『常額教師』經已二十多年,為甚麼我的工作與教局無關呢?這使我『大惑不解』。所以我要繼續追問。
(3) 我認為校方千方百計要驅趕不屬『辦學團體』的教師,主要是因為『辦學團體』要求會員做足『十一奉獻』。他們有專人收取。不肯繳付的就會被凍結參加教會聚會的權利,甚至所謂『弟兄姐妹』也不獲准與之接觸。後來他們的手段更辣,在入職簽合約辦理出糧過戶的同時,也要簽署『十一奉獻』的自動轉賬。這情況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相當普遍。在『廉政公署』成立以後就逐漸收歛,在八十年代經已絕跡。為甚麼這種行為可以再次出現。如這行為不違反『肅貪倡廉』,在『廉政公署』成立以後為甚麼它會絕跡。教局說不管,我認為是教局官員防貪意念不足。我不知有多少官員是不貪小便宜的,但很明顯地,特區政府應該在官員中推廣『肅貪倡廉』的概念。這是官員的素質之一。所以我提出要提升市民素質的教育,提升官員的素質也是其中的一個環節。特區政府在公務員培訓中更應強調這點。
(4) 我覺得教局的回信一直表示我與校方的服務合約與她〈無關〉,這使我懷疑有人擅自把我『常額教師』的地位改變成為『合約教師』。況且校監在這兩年內大肆宣傳他們的恩德,說『辦學團體』自費多聘請一位教師以減輕老師們的負擔。他們自行聘請的當然是『合約教師』。這位老師與校方的合約當然與教局無關。所以我要求教局澄清這個問題。況且學校書記說過『辦學團體』根本一文錢也沒有轉進學校的戶口,則『辦學團體』到底是怎樣發薪給這位他們自行聘請的老師呢?這位老師一直都獲得薪金,她的薪金從何而來?如果學校從其他賬項支付她的薪金,則校方就是連續兩年不斷地做假賬了。我要求教局徹查此事,並把做假賬的人交由廉署『繩之於法』。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