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1.1 『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
『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

『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保持原在香港實行的對教育,醫療衛生,文化,藝術,康樂,體育,社會福利,社會工作等方面的民間團體機構的資助政策。原在香港各資助機構任職的人員均可根據原有制度繼續受聘。』

我申訴的根據就在這條的下半條:『…原在香港各資助機構任職的人員均可根據原有制度繼續受聘。』

這條上半條保障民間團體可按原有政策繼續接受資助。下半條保障資助機構雇員可以按原有制度繼續受聘。但『制度』到底是否存在?它在哪裡?我相信中央政府在『基本法』中寫著這樣的字句,就顯示這『制度』必然存在,必然有文字記錄,也必然是中央政府願意接受的。

我問『教育局』,『基本法』所指,我可以按原有制度繼續工作的『制度』記載在那裡。『教育局』不敢回答,只胡說她們只認為維持了教師與學校的簽約制度,就已滿足了『基本法』的要求。這是很荒謬的。因為『資助則例』中所說的服務合約根本與『常額教師』繼續工作的條件無關。這顯示『教育局』不接受『基本法』。我認為『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中所說的『制度』就記錄在『資助則例』〈Code of Aid 〉中。

我記得在 1974 年當我唸教育文憑課程時,當時的兼職導師,生物科總督學廖先生說過一句說話:『法制上有 Ordinance, 然後是 Act 。 Ordinance 和 Act 都有法律地位。香港的教育法只有 Ordinance ,但並沒有 Act.。 Code 只記載政策,並沒有法律地位。』 Code of Aid 〈『資助則例』〉只管制接受政府津貼的學校,對私立學校並不適用。所以 Code of Aid 並不是法律,而只是管制使用公帑學校的政策書。凡接受政府資助的學校都必須要遵守這政策書中記載的政策。這是 Code of Aid 的地位。

我曾向前任行政長官曾蔭權先生講述既有政策的重要性,說明政策書 (Code) 記載的是『依法施政』的工作方法和程序。沒有了政策書 (Code) ,『依法施政』就會有很多爭拗。政策書中記載的政策是前人智慧的精髓,不由個別人士片面否定或推翻。除了 Code of Aid 外,其他的政策書還有 Building Code, Shipping Code 等等,都是有關行業運作時不可違背的原則。可惜他並沒有聽,最後就釀成了土瓜灣的塌樓事件和南丫島海難事件了。這說明了制度不應違。如以個人不成熟的看法而否定制度和不執行制度,就只會釀成災難。但公務員不肯切實執行可以釀成人命傷亡的Building Code 和 Shipping Code ,對不會釀成人命傷亡的 Code of Aid 又怎會重視。我相信這是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先生對公務員訓示『成也公務員,敗也公務員』的原因。這也見證了中央政府的遠見和香港官員的短視。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