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5.1 我 申 訴 的 理 據 。
我申訴的基礎在『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我不是濫用『基本法』。我曾向校方講情講理,但不獲校方和『教統局』理會。所以我只有訴諸『基本法』。我曾向國務院陳情,說明香港的政府資助機構有侵吞政府權力與政府財產的跡象,因此建議在保障這些機構可以按原有方式運作外,亦要保障這些雇員的工作權利。雖然我不知道國家有沒有接受我的建議,但很明顯地,這一條真的發揮了作用,保障了資助機構雇員的工作權利。以下是我的理據。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