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5.17.11 我 的 損 失 。
在這件事情上,我損失了七年退休前的薪金和這七年的公積金,共計約八百九十萬圓。另外我還來不及搬走我辦公室內的書籍,包括我從臺灣搬回來的一百多本參考書,從 1980 到 2005 的 Scientific American 雜誌,從 1985 到 2000 的 Science 雜誌和從臺灣帶回來的生物標本切片,共值約三十萬園。如果我得不到賠償,這九百二十萬就是我抵抗官員,抵抗『辦學團體』,和維護『基本法』的代價。 我的得益是可以過七年有尊嚴的生活。但這代價不是每一位老師都可以付得起的。所以我要堅持下去,為老師們討回教學的尊嚴。老師有尊嚴,學生才可以學到尊嚴。沒有尊嚴的學校就和一間血汗工廠沒有分別。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