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5.17.9 向 教 局 申 訴 。
在暑假中,我每半個月寫一封信給教局求助。第一和第三封是給局長的,第二和第四封是給常任秘書長的。他們在七月二十一日給我一封回信,請觀看後面這些回信的內容,和我的想法。



這信的內容很不合理。不合理之處有以下點。
(1) 這信把合約的終只有校日期作為我受聘的結束日期並不合乎『資助則例』的要求。跟據『資助則例』的的規定,我的受聘是有『永久性』的。如我沒有在離職前三個月通知學校離開,學校是應該當作我是會繼續受聘的。如校方要和我解除合約,校方必須在我離職前三個月完成『資助則例』指定的程序,才可通知我不和我續約。

(2) 『教統局』說她沒有參與我和校方僱傭合約的制訂是錯誤的。因為校方是按『資助則例』的指示與我訂定合約的,『教統局』怎可說沒有參與。所以我認為這只是『教統局』推卸責任的謊話。

(3) 『教統局』完全沒有提及我有『常額教師』的身份。我確定我『常額教師』的身份已在一九八二年學校轉為政府津貼學校時經已落實。何況我亦曾按『資助則例』的規定兩度升職,升職後前曾經高級督學視學,是後也得到『教育署』的確認信件。所以我『常額教師』的身份是不容忽視的。


因此,我不滿『教統局』的回覆,我需要繼續申訴。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