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5.17.3 與 威 拿 的 對 話 。
返回學校後,威拿一直迴避我。我只有幾次機會和他直接對話。這幾次對話的內容如下。

第一次: 我想跟威拿談校董給我的信。他說沒甚麼好說的了。所以我跟本就沒法和威拿交談。
第二次:我想試探繼續工作的可能。我問威拿可不可以讓我多做一年再申領肥雞餐〈提前退休特惠津貼〉離開。
威拿說:『不可以。』
第三次:我考慮到這是校方與教局合謀,且學校發展主任還說校方可以對我即時解雇。以他們的手段,甚麼事都可以做得出。與其被他們陷害得連公積金也失去,不如提走公積金以免受威脅。於是我問威拿如何申領公積金。威拿馬上給我表格。但我拒絕遞交辭職信。
威拿說:『你不交辭職信也可以拿回公積金,因為是學校不和你續約。』
第四次:我問威拿暑期的當值安排。威拿說:『暑假你不用回來了。』於是我就有了三十年來唯一的一個暑假。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