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5.17.1 向 學 校 發 展 主 任 申 訴 。
翌日〈六月一日〉,我聯絡學校發展主任,但到六月二日才找到學校發展主任。她答應在六月三日見我。 好不容易在六月三日見到了學校發展主任,看她的情況,她們是已經見過校董們,而且是已經被校董們控制了。 見到了學校發展主任,我出示校方給我的兩封信。我說明我不是校長,我只是常額老師,並投訴校方的以下行動:
(1) 沒有跟從『資助則例』的程序與我解約。我問學校發展主任,校方在做這事之前有沒有先獲得他們的同意?
(2) 校董不肯和我講道理,只叫我:『…要講〈道理〉就跟校長講…』。但並無提及撤回不續約的行動。
(3) 校董說:『因為你不和我們合作,所以我也不和你合作。』這說法太兒戲,太幼稚。有這思考的人根本就不配參與公共事務。


學校發展主任的回應是:
(1) 對於校方對我進行解雇前有沒有徵詢教局意見的問題上,學校發展主任不敢回答。
(2) 校方是根據老師與學校的合約進行解雇,所根據的合約條文第 8.3條是校方在 2000-2001 年自行加上的。

1999-2000 合約條文:




2000-2001 合約條文:




校方在加入這條條文時,並沒有提示老師們留意,也沒有讓老師們討論。他們的看法是不接受的老師可以不續約。這是霸道的行為,也是藐視『資助則例』中已過試用期的『常額教師』工作有永久性,且無需每年續約的規定。現在不少津貼學校都採取這個態度,這是有違公眾信任,且佔老師『便宜』的行為。 我認為校方在行使這項條文時,仍須跟從『資助則例』中規定的程序。沒有任何文字顯示跟從合約就不能跟從『資助則例』。教局完全沒有要求校方跟從『資助則例』的程序就是失職。『資助則例』的程序不單是已過試用期『常額教師』的職業保障,更重要的是保證使用公帑者不得進行無理解雇,是確保使用公帑者不得濫用公帑和濫用公權的行為,是監管使用公帑者必須做的。但教局卻不知要做,是未能監管使用公帑者不濫用公帑的不負責任的表現。

(3) 學校發展主任說『資助則例』只保證學校可以按原有制度接受資助,不是教師的職業保障。 我認為:不管教局是否承認『資助則例』是津貼學校教師的工作保障,在『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的規定下,它就變成津貼學校教師的工作保障的一部份,教局不應忽視。〈詳細理據請參閱下文第 § 5.5.1 節。只可惜當時我仍未知『基本法』的條文。〉
(4) 學校發展主任說他們〈教局〉已不跟從那個〈『資助則例』的程序〉了。 我認為:『資助則例』的解雇程序是原有制度的一部份,也是受『基本法』保障的。教局不應單方面廢棄。這是違反『基本法』的行為。而且在2000 年校方想要即時解雇胡老師,也因未能符合『資助則例』的程序而被學校聯絡主任制止〈 §5.4.4.10 〉。這證實『資助則例』的制度在 2000 年仍在運作。後來『教協』也向我證實在 2010 年他們仍有若干個案轉介給教局處理,以保障教師不受無理解雇。這證明『資助則例』的制度在 2010 年仍在運作。所以學校發展主任說在 2005 年他們〈教局〉已不跟從那個〈『資助則例』的程序〉實在是對我欺騙。
(5) 學校發展主任叫我不要輕舉妄動,不然的話,校方可以對我採取即時解雇。 我認為:根據『資助則例』,教師如犯上嚴重的刑事案件,校方可以進行即時解雇。學校發展主任明知我是被不合法解雇,還說校方可以進行即時解雇。很明顯地,這是教局與校方合謀。我還有甚麼可說。 至於其餘問題,學校發展主任就全部不肯回答了。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