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5.14 續 約 的 安 排 。
威拿在學校互聯網以一個電郵預約所有老師續約,有老師通知我,電郵中沒有我的名字。我知又是校方耍手段的時候了。

根據『資助則例』〈Code of Aid〉,過了試用期的老師的聘用是『永久性』的,校方與教師可定時換約,卻無須每年續約。任何一方不續約需要預先三個月通知。校方不與老師續約則必須先完成『資助則例』附件十七的程序。所以很多津貼學校都不需要老師每年簽約。我校在轉為津貼學校時,麥記說明校董會希望能維持每年簽約的儀式,所以我們就維持了每年與學校簽約的儀式。但在麻油將晃接手做校監時,他和紅蘇就堅持說每年簽約的就是合約教師。鬼佬和威拿在與非『辦學團體』教師簽約時都盡情地踐踏老師的尊嚴,這是他們當權後有那麼多老師在續約時辭職的原因。我一向不理會他們,每一年都是他們拿約來給我簽的。這是體現『資助則例』中,老師無須每年續約的條款。由於他們蠻橫無理,提出意見就只會招來針對,所以老師們都不敢觸怒他們。大家都相信必要時才要求『教協』或教局出面,以維護權益。我早就洞釋這些人有?奪公共財產的陰謀,所以我就上書國務院。最後國家在『基本法』上寫上第一百四十四條,我認為國家已保障了津貼機構不得濫權無理解雇常額教師。所以雖然預約時間的名單上沒有我的名字,我也沒有恐懼。這名單上沒有我的名字,也就證實了是校方不和我續約而不是我自動辭職的。校方不跟從『原有制度』,不讓我繼續工作,就是違反『基本法』第一百四十四條的規定的。

雖然我沒有恐懼,我仍與學校發展主任聯絡。但學校發展主任不容易聯絡得上,到聯絡上的時候,學校發展主任卻說很忙,埋怨我騷擾她。我向她說明情況,她卻說校方沒有啟動解雇程序,是一定不可以進行解雇的,並叫我安心。但最後只證明了這個學校發展主任甚麼事都沒有做,使我被無理解雇。她還在她的上司面前說謊,否認曾經說過很忙和不接聽我電話的事。事實上,不單只學校發展主任說謊,到教局發現自己不依法辦事而犯上彌天大罪時,仍是以說謊和扭曲事實的方法企圖逃避責任,至今仍未肯承認錯誤。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