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5.2 『 校 外 學 習 日 』 安 排 , 威 拿 藉 故 刁 難 。
自教改以來,我不單只向教局推薦帶學生開展眼界,我校亦以『校外學習日』的名義進行。這『校外學習日』每年一次,但人手卻逐漸萎縮至只剩我一人。這年情況更甚。到了九月尾威拿還沒有定下日期。可是有心帶學生開展眼界的學校都在暑假前安排妥當。九月開課後各機構接待學生的名額都所餘不多。我只有摧促威拿。

到『校外學習日』的日期定下來了,我就要到處聯絡,安排學生的參觀。安排學生的參觀也得要瞭解學生的興趣。有些地方應該要有學生工作紙的,如果沒有老師預備學生工作紙,我也需要先去一次,為的是預備學生工作紙。我看到一些學校的學生沒有學生工作紙,真不知他們吸收到甚麼。校方沒有發動老師,所以沒有老師自願幫忙。只因我不是『辦學團體』的老師。『辦學團體』的老師只想升職加薪,但卻無心工作。我曾提出要求,請有預算申請升職的老師自願協助。每一位老師都知道『辦學團體』的老師渴望升職,可是沒有頭目下令,他們是不會幫忙的。到我分配好工作的時候,我也會預早一個月通知他們。但他們還說通知得太晚,其實他們只是領隊。除此以外,我也沒有要求他們做些甚麼預備工作。

在安排參觀活動時,一方面要考慮人家可以接受的人數,也要考慮學生的興趣。學生很喜歡騎馬。我就安排一些學生去騎術訓練學校。好不容易才得到人家接受申請,威拿卻說校監不喜歡馬會,不准學生去騎術學校。在開課的時候他不是曾經宣佈學校獲得馬會捐贈學生課外活動基金的嗎,為甚麼又說不喜歡馬會?不喜歡人家又何必向人家要錢。『辦』教育怎可以這麼『反骨』。我安排了八十位同學前往參觀警察博物館,威拿卻說太多了,他只准四十位同學前往。警察博物館每個參觀時段可以容納兩百人。在這麼晚的時候還要諸多丟難,要完成任務是多麼的困難。我曾向學校發展主任提及此事,學校發展主任居然說可能是校方想我做得更好。讀者們,你認為怎樣?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