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5.1 威 拿 叫 我 負 責 資 訊 科 技 。
開課了,我想不到威拿會叫我負責資訊科技。屎蹄芬一向獨攬大權,不容我給意見,為甚麼威拿要把這權力轉移給我呢?

一直以來,屎忽寶負責掌管資訊科技器材。他們說屎忽寶可以在課後或星期六在老師補課時供應資訊科技器材。實際上是方便教會人士在星期六和星期天使用學校的資訊科技器材。屎忽寶也丟掉不少資訊科技器材。學校購買了一件器材,可以把錄影帶轉成電腦 mpeg 檔案。我要求屎忽寶把教局生物科的錄像轉為 mpeg 數碼檔案供上課時使用。屎忽寶說那器材不見了。我建議老師使用一個小型的投影器在小組教學時使用,屎忽寶又說那器材也不見了。在政府撥款作購買資訊科技器材時,屎蹄芬假意徵求我的意見。我只要求一個小型的鏡頭,可以加到顯微鏡上,向學生演示一些必須經由顯微鏡觀察的細胞變化。以前我用自己的普通手提攝錄機加到顯微鏡上才可以做到,但程序很複雜,其他老師都不會做。這個鏡頭才值一千多圓,但結果屎蹄芬買了十多部普通的手提攝錄機,供學生在星期六和星期天記錄教會活動之用。他們這樣獨裁,怎可能把擔子交給我。於是我要求屎忽寶提交資訊科技器材庫存清單以作交接。兩天後,威拿就通知我不用負責資訊科技了。讀者們,你認為威拿為甚麼要我負責資訊科技?為甚麼後來又不用我負責呢?

香港學校的庫存與校產管理本來就是一個大問題。以前英國人要求學校管理得較好。學校要申請購買器材時,都需要在一年前提出要求,再由教署查核政府倉庫是否有存貨。有存貨就直接從政府倉庫提取。沒有存貨就批准學校招標承投。後來一些校長不斷投訴程序麻煩,政府就不再核查政府倉庫,而讓學校直接購買。但學校獲得權力後,上課使用的器材質素就日趨下降。以前使用的學生桌椅很耐用,現在不少學校的學生桌椅很容易就被學生弄壞了,所以維修和替換的支出也很大。以前學生實驗用的試管很耐熱,現在學生把試管在本生燈上加熱也很容易破掉。學生因參加學校活動而受傷的機會大增,但『辦學團體』卻不肯負擔學生的保險。政府撥款愈來愈多,為甚麼學生使用的器材愈來愈差?我認為『辦學團體』和校長都有責。教局就錯在放權。一廂情願地以為學校會好好地管理,但實際上卻完全不是那回事。結果就做成浪費公帑。

我在臺灣唸書的時候,大學每一件器材都釘有一片鐵片,刻有學校財產編號。把器材搬走就必須在校門向校警出示公文,或是證明不是校產。香港的學校就沒有這個保安的意念。你要把甚麼東西搬走也沒有人理會。所以有些學校可以被人搬走所有的資訊科技器材,冷氣機等等。甚至學生被人帶走了也沒有人知道。只因為這些東西都不是『辦學團體』付錢買的,被人搬走了也沒有人心痛,沒有人關心。在『辦學團體』被清盤的時候,政府也不知道學校堥鴝釵釣ヲし簻O屬於政府的。所以我就向政府提出這個保安問題,現在教局就要求學校核清校產。但現在還有不少學校的校產清單攪得一塌胡塗。『辦學團體』連校產等死物也管理得不好,管理教師和學生等活生生的人又怎能做得好。這都是因為『辦學團體』漠不關心的態度。他們漠不關心,因為他們根本就不是『辦學團體』。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