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2 校 董 會 要 求 以 學 生 評 核 教 師 。
學生評核教師的風氣,從大學吹起。

有人認為大學生應該比較成熟,可以對教師作出批判。在某程度上,我有一點點認同。但主事者對大學生成熟程度的估計卻實在很不成熟。在某程度上,學生評核教師都有一定的利益衝突。無視這利益衝突卻過份重視學生推論性的評核,就成為了對教師不恰當的評審。這不單成為了當權者推卸責任和隱瞞自己無能的工具,更可成為辦公室政治的利器。所以不當地使用學生評審教師的工具不單只可以使教師的評審工作失效,亦會打擊教師的工作士氣,使學生得不到適當的管理,更可做成一些人濫權的機會。

這種學生評核教師的工作在大學已經做不好,在中學更由一些立心不良的學校作先鋒,對學校教育工作的破壞更不容忽視。



一個新學年開始,校董會又有新猶。他們建議讓學生評鑑老師的工作。老師們都不願意,但沒有人敢說話。校董會說採用教局建議的問卷,但我發現校董們在教局的問卷上多加了一題:『你認為這是不是一位好老師?』我大力反對。我認為校方只可以從學生獲得老師上課表現的一般資料,以補特定人物在特定時間觀課的不足。是不是好老師的問題仍需由經驗豐富的專業人士裁定。學生心理尚未成熟,不應對老師是否好老師作出評判。這也會損害一些學生對老師的尊重,對學生的學習做成打擊。但校董會堅持己見,也不肯與老師們商談。在翌年校董會堅持執行,但說只為試辦性質,呼籲老師們放心。

威拿安排教學助理執行學生對老師的評鑑問卷調查,但教學助理無法控制課堂秩序,一些教會青少年領袖公然指揮其他同學作答。在一些非『辦學團體』教師的評鑑上,有人指揮其他同學給予最低評級。結果校董就說這些教師的表現不理想,需要在新學年再做學生評鑑。我提出意見:當初校方說是『試辦』性質,『試辦』完了理應對問卷內容及執行方法提出檢討,不應把結果當成有效而對老師進行騷擾。威拿不敢回答我的問題,卻說把非教會的老師交給我跟進。我問威拿,這跟進的意義是甚麼?算是口頭警告還是書面警告。威拿不敢答,就自己跟進全部的個案。

疊姓的九龍區總學校發展主任到訪,我問她學校在學生對老師的評鑑問卷加上問老師是不是好老師的一題是否適當。她居然呆住不敢說話。專業和公道的說話都不敢講,怎有資格以帶領學校發展。教局有這麼多垃圾,香港的教育怎可以有改善。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