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31 向 學 校 發 展 主 任 表 達 憂 慮 。
由於學校發生的事情都好像衝著我而來,所以在一次機會中,我約見學校發展主任表達我的憂慮,並詢問她們對年前我拒絕了校方無理的『口頭警告』的看法。學校發展主任回答說,既然那是這麼無理的行動,就應該不存在了。學校發展主任又說,無論學校要開甚麼位子,校監都說有自己人。很明顯地,學校發展主任也覺得很困擾。我認為使用公帑的機構用人必須使任何市民都能公平參與,不應只用自己人。一直以來學校在招聘時,教育署都要求學校中介團體必須在報章刊登招聘廣告就是這個意思。這一來可以妨止團體以公帑發展地方勢力,二來可以及早知悉校內的虛偽行動。但在英國人安排逐步退出香港後,教局官員為著與學校中介團體維持良好關系,這個監管就日漸放鬆,最後更形同虛設。所以官員說對學校中介團體無力監管,實際上是不肯工作的藉口。結果就把市民與學生的權益出賣了。

校方對不屬自己團體的教師不斷挑剔,新聘教職員又不斷說有自己人。到底校方用人的要求是不是真的那麼高,只有他們自己人才能達到要求嗎?從上面列出的事件,讀者們都應已心中有數。到底校方是不是一些鼓吹只聘用『基督徒』的人的追隨者呢?我看又不像。因為他們對不屬自己堂會的『基督徒』都肆意攻擊。牧師也不例外。後來有老師向我報告說,有新聘任,屬校方堂會的老師埋怨,在他們受聘與校方簽約時,校方也要他們簽署『十、一奉獻』的銀行轉賬授權書。這校方堂會強硬要求會眾遵守『十、一奉獻』,早已被學生們疚病。要求新老師簽署『十、一奉獻』的銀行轉賬授權書我還是第一次聽到。新老師向其他老師埋怨,就已顯示這個奉獻是不甘心的。校方在聘請新老師的時候提出這個要求,就等同索取饋賂。這情況在『廉政公署』成立以前相當普遍。但在『廉政公署』成立以後就經已絕跡了,想不到它竟然會死灰復燃。校方的膽大包天與無法無天簡直另人不可思議。

後來我向『教統局』提及此事,『教統局』竟然說這是『辦學團體』內部事務,她們不會干預。還說如果我有他們貪污的證據就可以直接向『廉政公署』舉報。校方一直不讓我接觸校方的財務資料,我怎會掌握證據。『教統局』每年審查校方財務狀況,如她能確定沒有這情況出現,為甚麼不為校方澄清。根據這幾年政府的處事手法,不否認就等同是非正式的認同了。因此,我就明白了校方一直要求聘用自己人的原因了。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