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22 飯 老 頭 離 職 。
飯老頭是中史科科主任,做事不大勤快,又喜歡推卸責任,早被其他老師疚病。

大口環對飯老頭的工作有意見,威拿減輕飯老頭的教擔,要求飯老頭把教學資料整理好。半年過後,飯老頭沒有交出任何工作成果,威拿向我大發脾氣,飯老頭卻說他只是『志在沛公』。我告訴他說我早知他目的在我,但我勸飯老頭也得要交出工作成果。飯老頭不聽,威拿再向我施壓,我就寫了三條問題,叫他要求飯老頭書面回答。

一個星期後,威拿給我看飯老頭的書面答案。其後我不知有甚麼事發生。跟著,飯老頭就請了長假,然後就辭職離去了。

俗語說:『同人不同命,同遮不同柄。』同樣是長時間交不出工作,屎忽寶可以無恙,飯老頭就有難。同樣是答不到我的三條問題,飯老頭就要離職,曾特首也安然無恙。這世界真是『天道不常』。


校方在驅逐飯老頭以後,『整』理高級教師的信心大增。他們使用的都是續約的把戲。

圖書館主任劉大姐愉快地進入校長室續約,但校長室內嘈吵聲愈來愈大。後來劉大姐拍桌子,拂袖出來,說『不續約了。』

翌年,在續約時間,小露寶從校長室出來告訴我,他已經辭職了。我跟小露寶份屬老友,他的辭職,我在事前完全不知道。他辭職後,他辭職的原因我也不知道,使我感到很遺憾。『大樹飄零』,我也知道嚴冬將至了。這反映了香港教育界的一大問題。到輪到我的時候,我可不會『箴口不言』,隱藏校方的劣行。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