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21 小 豪 子 與 小 傑 子 。
小豪子與小傑子兩兄弟是教會青少年領袖。不幸都先後選上我的高級程度生物科,因為成績好的都選了數學組。在第一節課我例必介紹高級程度生物科的課程,考試,實驗教師評審制及我的要求。小豪子是哥哥。他先選我的生物課。但在第一節課下課的時候,他居然大聲叫『垃圾』。這引起了我的注意。我期待的終於來臨了。我知道在小露寶事件後,校董一定會使用學生來對付我。果然,上課時小豪子的任務就是跟同學談話,使同學分心,又批評不知我教甚麼。我早有準備,他不能影響我,但他的同學就被他害慘了。我講解不同參考書的說法,他卻問到底那一個才是正確。唸高級程度而不懂看不同的參考書就是學不會學習。我已給了意見教局。可是教局一方面說要同學學會學習,另一方面又要出版一言堂的教科書,集課本、參考書、作業、舊試題、模擬試題、電子教材於一身。學生如何能學會學習?這只是培養『港孩』的另一個途徑。其實要學生用功讀書,學生自己的自發性是最重要的。堅持學生考得好是教師的功勞的人,在教育的認知上等同白痴。所以我就設立獎項,凡高考生物科及格的同學都可以得到周生生金牌一面 (約三錢)。後來再加碼,取得良好等級的同學可以得到較大的金牌 (約五錢)。這是私人的獎項,錢都是我自己付出的。最後我科的及格律比其他理科遙遙領先。小豪子卻只得 F 級〈不及格〉。學生能得到這樣的成績也不單是獎品的功勞,其後我在其他學校代課任教高級程度生物科也得到較其他理科科目優秀的成績,就證明了我的教學的確是有效果的。相反來說也證實了小豪子的批評的確是『無的放矢』,受人指揮而作的攻擊。

我發獎品一直都沒有告訴別的老師,以免為其他老師做成壓力,但想不到會帶來威拿的競爭。其後學校在學期終結的時候大派獎座和獎學金,我以為是來頒獎的校董的貢獻。原來是我想多了。校董只來頒獎,卻沒有負擔獎項的支出。所有的費用都由學校經費付出。結果在結業禮後學校變得一貧如洗,連買紙油印學生通告也沒有錢。我心想,校董不付錢,幹嘛來頒獎。

好不容易等到小豪子畢業了,但又來了小傑子。小傑子會考只有九分,但鬼佬甚麼人也不肯取錄,就是要等第三階段取錄小傑子。〈第三階段是學校取錄會考僅可及格,卻想要升讀中六的本校學生的階段。〉這回小傑子乖巧了一點,沒有在第一節課胡鬧。但上課不到兩個月就發動同學對我批鬥,還強迫不願說話的同學發言。我耐心地和他們溝通,又記錄他們說話的要點,再向威拿報告。在整理後,就被我找出學生被人操控的證據了。我就把報告呈上給校董會參考。

小傑子在高級程度會考我的科目得了一個『不入流』的 U 級。為了小豪子和小傑子,我不禁嘆息。他們為甚麼這麼愚蠢受人利用對我攻擊。即使他們成功,我只是少教學幾年,但對他們卻影響一生。教會即使終生聘用他們作為『鐘樓駝俠』,也不能彌補他們一生的損失。

在我代課的時候,我更得到我教學的確認。一間學校要求老師預測學生在高級程度考試所得的等級。我給的等級把負責科學科的老師嚇了一跳。他問我是不是我認為學生們真的可以拿哪麼高的等級。我回答說:『當然。』原來這間學校是第一年送學生參加高級程度會考,所有老師預測學生將會得到的等級都很低。其後我再有機會到這間學校代課,不少老師都向我道賀,聽說因為我教的生物科及格率比其他科目的及格率都高很多。但我不好意思詢問詳細情況。我心堨u想到,如果當日『辦學團體』不派學生來搗蛋,學生的前途會好很多,包括小豪子與小傑子在內。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