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16 幹 探 持 鎗 到 校 , 要 求 談 判 。
一天,威拿打電話給我,說有一位家長到校,要求與另一位家長談判,請我回校協助。

我回到學校才知道這位家長是一名便衣探員。他唸中一的女兒與一位唸中三的男同學在教會參加活動完畢,一起返家做專題研習 (project) 。結果就發生了關係。女生的父母得知,就把女兒帶到學校,要求學校安排與男生的父母談判。威拿問我應該怎樣做,我說:『根據保護婦孺條例,我們只有報警。』但探員不肯報警,只要學校安排談判。但男生的爸爸一直不肯露面,也不願理會。這探員很激動。一般來說休班探員也可以攜鎗,所以我就向警民關係組求助。但他們說還沒有理由介入。我建議家長先帶女生找私家醫生檢查。威拿說不行。到家長冷靜下來時,他們決定帶女兒去找私家醫生檢查。威拿說尊重家長的決定。後來聽說家長回覆說『沒有事』。然後此事作罷。

後來家長帶女兒轉校,校監也要求把男生趕走,但男生家長反對,不理會校監的要求,最後男生留下來。威拿把他編到最差的一班。本來這男生的成績屬於中上之等,到中四、中五,他已經落到全級的下等。畢業後就不知所蹤了。

在這件事上,我認為事情在假期發生,發生的地點也不在學校,所以與學校無關,家長應自行處理。雖然事情在教會發生,但不在校內,所以校監是無權要求男生離校的。作為教師來說,學生有不當行為,老師自有教導的責任。但如有人侵犯未成年女孩,任何人都有責任報警處理。不報警而說『尊重家長的決定』其實只是卸責和不尊重法律的表現。

讀者們,對這事你有甚麼看法?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