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11 小 題 大 做 , 上 演 『 大 龍 鳳 』 。
新學年開始,威拿要胡老師負責編排考試時間表及老師監考時間表。胡老師沒有經驗,要求有教學助理協助。威拿說:『教學助理不是給妳用的。』

胡老師在編排考試時間表及老師監考時間表的工作上忙過不了,還要出十份期中考試試題。她在一份考試試題中把一張圖片倒貼在原稿上,惹來校方請來專家大口環寫了一份三厘米厚的報告作譴責,並定在某日課後五時召開『聽證會』予以警告。胡老師向同事訴苦。威拿知道後轉告校董。校董再向胡老師發出警告,說她向同事訴苦就是恫嚇同事。還說校方是為了維護胡老師的『私隱』才不把事情公開。香港的私隱條例就是這樣,不保障市民的真正隱私,卻只保障做壞事的人可以隱藏起來的。我向胡老師建議向教局和教協要求協助,因為校董不可信。如沒有第三者存在,不知校董們會把事情攪成甚麼樣子。

到了『聽證會』那天,威拿宣佈所有課後的補課與課外活動都暫停一次,所有學生在放學後不得留校。雖然他沒有要求老師們做甚麼,但老師們風聞有這樣的一個『聽證會』,都不敢留下。使得整間學校全日都充滿了肅殺的氣氛。

在『聽證會』上,麻油將晃大叫不公平,他說教局,『教聯』和『教協』聯手插手此事對他們不公平。我澄清說,我是以學校副校長的身份出席,我因為關心學校事務及同事的困難而參與會議,並不代表『教聯』出席。

在會議中,紅蘇對胡老師喝罵,企圖壓制胡老師說話。大口環就逐項對胡老師提出指責。〈大口環是校董會顧問。此代號取與其名字近似。大口環原為香港的一個舊地名。其地標是一間兒童骨科醫院,專收容智障且有特殊面容的病童。〉『教協』代表不斷向校董們賠不是。我就不斷為胡老師辯護。我認為大口環所言只不過是他的研究心得。是對是錯還需經過認證。未經過認證就傳遞給學生是不負責任的行為,在公開考試也不會被接受。何況歷史科課程一向只教正史,不教野史。即使大口環接受野史也不應強迫老師接受。胡老師一開口自辯,紅蘇就大聲喝罵,說胡老師沒有禮貌。在中段休息時紅蘇還煽動麻油將晃把胡老師即時解僱。教局的學校發展主任馬上說『不可』,因為這不符合『資助則例』的規定。

由於校方的行動不得呈,會議氣氛轉為和緩。大口環制出他的寶物,一套國內連續劇,並表示胡老師應作參考。大口環不肯借出他的寶物,他說因為這是絕版。後來我以港幣九十九圓在黃金商場購得。

會議結束,麻油將晃對我說對不起,他說因為他不知道胡老師是我的好朋友。其實麻油將晃的意思是指我和胡老師有特殊關係。我真不明白他身為教牧人員,教會的『東亞區總監』〈對不起,如名咸有雷同,實屬巧合。〉,怎可以說這樣的誹謗說話。其實只有他們才會把不屬幕後教會的人當是敵人,我卻把所有的老師都當作是我的朋友。我也關心我屬下所有老師的工作表現及獲得公正的評核。這包括校董會指派來任教的老師。只要他是真心為學生的,我都會把他們視為朋友,也會與他們分享心德和意見。但這些別有用心的校董卻把我當是仇敵,在我背後說盡壞話。我是知道的。有不少教會教師在初上任時和我說話都不斷哆嗦。我知是有人已灌輸了不少我的壞話,才使得他們對我如此恐懼。但在相處之後,他們也有不少成為了我的好朋友。

最後學校發展主任要求校方在三星期內繳交詳細的報告,事件結束。校方聘請了一個臨時工專責寫報告。胡老師並未受到校方警告。我認為教會請了教會的人作這臨時工,為教會闖的禍寫報告,是不是應由校董會付出薪金。這與學校何干?最後校方仍是失信,拒絕把一份錄音帶副本交給我。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