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4.9 屎 蹄 芬 爭 取 以 資 訊 科 技 升 職 。
威拿任命屎蹄芬為資訊科技主任,並聘請屎忽寶作為助理。屎忽寶雖是教師助理,但威拿說未經他的同意,任何教師不得使用。於是屎忽寶就成為屎蹄芬的專用內侍臣。這拍擋就是有名的,『屎蹄芬. 屎忽寶』了。

學校買下底片掃瞄器。經威拿同意下,我請屎忽寶為我把生物科的幻燈片轉為電子檔案以方便使用。但屎忽寶三年也沒有做出一個檔案。我取笑他『三年無所出』應如何處理。威拿無言以對。

當每一間學校都要選擇購買一個電子平台作發展教學用途時,我建議用 eclass 。屎蹄芬想要有表現,就用學校經費從一間大學買了一些元件建立平台,還在平台上註明是自己建造的。可是因為學藝不精,甚麼東西都做不到,公帑就這樣浪費了。到翌年再改用另一個平台,但老師與學生一年的努力全都白費了。因此我就自行購買了 200 個 eclass 名額,供我任教的班級使用。學生得以持續使用電子平台學習。

屎忽寶跟著屎蹄芬的指示要建立一個平台也不容易,每個星期天都要找人幫忙才可以有一點兒進展。但我想幫忙的人也很不甘心,就在電腦上做小動作。每次星期一我上電腦課的時候,學生都會嘩然,因為電腦上的桌布都被人換上黃夏蕙女士的三點式泳裝照。我多次質詢都沒有結果。

威拿把丸仔和電腦科科主任小白菜〈小白菜的成名是因他經常被人『屈』,而且啞忍。〉的工作都當成屎蹄芬的功勞,於是屎蹄芬就以資訊科技統籌員的名銜獲晉升成為高級學位教師了。這是教局不派人核實申請升職個案所做成的後果。教局推卸責任說交由校董會審核,但校董會可信嗎?最終受損失的還是學生。政府花了錢,但得益的不是學生,這就是公帑被人『抽水』了。校董會會檢討嗎?當然不會。浪費的只是公帑,損失的也不是校董會,幹嘛要檢討。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