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3.14 『 小 露 寶 』 事 件 。
由於非教會老師的怨氣甚重,『小露寶』安排了問卷,打算收集老師們對鬼佬工作的意見,預備向校董會反映。在一次會議前,『小露寶』問准會議負責人屎蹄芬,然後派發問卷。我因忙著處理校務,在我抵達時他們已經收回問卷了。事後有人把問卷電傳到校董會。兩天後我接獲通知,校董會派人接見『小露寶』,我需要留下來做見證人。大家都意味著有某些事情將會發生。

在會見前,我被請到會議室,會議室都裝好了揚聲器和錄音設備。校董『紅鬚』向我出示給『小露寶』的警告信,我也很客氣地向他請教了一些用字的疑問。因為他們要我當見證人,我當然需要瞭解他要說些甚麼東西和想做些甚麼事。到『小露寶』進場後,『紅鬚』忽然好像『撞鬼』一般,大發脾氣,胡言亂語後拂袖而去。我和『小露寶』都以為事件解決了。

一星期後,我忽然收到校董會的警告信如下。




信中罵我不是好基督徒,又說我對紅蘇不禮貌,還說要根據『資助則例』(Code of Aid) 給我懲罰。『小露寶』收到的信卻沒有類似的警告字眼。紅蘇在臺灣的『野雞』大學畢業,對任何看不順眼的人都說人家對他不禮貌,我相信這只是因為他經常被人看不起而產生的心理自我補償。沒有足夠的學歷與能力,只會奉承小團體的小皇帝,以獲得不應有的影響力。向小『皇帝』說是說非的『內侍臣』怎會被人看得起。在會見小露寶前,紅蘇向我出示給小露寶的英文警告信。信中有幾個字我不太瞭解,所以向他請教。可能他就以為我笑他不懂英文,因而引起他的自卑心作祟。在這信中校方還知道要處置我就必須遵從『資助則例』,但在七年後要解僱我卻堅持自己不需要遵從『資助則例』,並強行採用解僱校長的程序把我解僱。他們等了七年,原因是他們認為七年後追訴期已過,我不能再拿這事控告校方誹謗或以誹謗進行解僱。最難得的是他們竟然可以得到『教統局』的附和。雖然校方的理由根本就不是理由,但『教統局』官員居然主動地為他們編制理由,對我進行欺騙和隱瞞我有『常額教師』的身份,不給我按『基本法』應得的保障,使我失去工作。但他們的惡行是有報應的。詳請請看下文。

於是我向學校聯絡主任申訴。在學校聯絡主任的斡旋下。『紅鬚』再約見我,還帶同一位稱為校董的舊生作見證。但在見面時,『紅鬚』一直說不出是甚麼事。其後再由校監補發信件給我,說那警告信只是溝通,沒有甚麼含意。我也沒有本錢追究,事件只有作罷。但校董會也耍賴,不肯交出錄音副本。

其實我知道校監一方面是要借這件事件對付高級學位教師,〈『小露寶』是高級學位教師。〉另一方面就警告我不要染指校長的職位。鬼佬不會留任很久是每一位老師都想得到的。到時如果我要和威拿競爭校長職位,校董會不選我也不容易向教局解釋。但『教育條例』(Education Ordinance)寫著校董會解僱校長是不用任何理由的,況且這學校的校董也全由校監任命。所以我就只有退而求其次,放棄申請。希望藉著『資助則例』的保障可以保著工作。

我記得在上世紀七十年代的一件個案。個案中一間學校的校董會無故把副校長升為校長,一個月後卻把這位校長解僱。這奧妙就是因為要解僱一位『常額教師』必須遵從『資助則例』的規定,但要解僱校長卻只需要校董會大部份人通過便可。這手段不是草包子懂得耍的。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