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2.25 解 放 軍 的 定 位 。
經歷『六、四』事件後,香港人對解放軍就存著猜疑。中央政府堅持在香港駐軍,有香港人卻質疑中央政府在香港駐軍的需要。我想,我們可能需要為派駐香港的解放軍作個定位。於是我就上書中央政府,建議使駐港解放軍作為中央政府對香港市民的親善大使。

在回歸後,駐港解放軍真的做了中央政府駐港的親善大使,在香港推行了不少親善活動。我不敢說這是我的功勞,因為我也不知中央政府是否早有此計畫。但我還是很高興。我高興的不是因為我能影響中央政府,而是見證了中央政府還是會聽人民的說話。一些人堅決地說中央政府不會聽人民的說話。我想這還只是因為他們的說話沒有建設性和沒有考慮中央政府的處境而已。

我不是『共產黨』黨員,不是『全國人大』,也不是『政協』,但我覺得中央政府也有聽我的意見。這證明了中央政府不是不聽國民意見的,也表明了要為國家做事不一定要做大官。有不少人當了大官還是沒有為國家做好事,他們真的應該反醒。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