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2.24 『六、四』事件。
一九八九年春天,在北京的學生有大規模的活動,在四月的一個早晨,在輪到我帶領學生們早禱的時候,我就帶學生為北京學生的行動祈禱,希望他們的行動得到一些果效,也希望他們能適可而止。在六月四日不幸的事件始終發生了。有人打電話到學校要求組織學生參與遊行示威。劉探長叫我拿大旗領隊。我說我不去,因為有很多事情不清楚。我不知事情的真相,不會參加這個遊行。有些老師表示不滿,葉大姐罵我是『李鵬』。我想國家有國家的難處,國家也有可能被迫『出沖』。〈打麻將的術語,臺灣人叫『放炮』,意思是被迫做被人指責的事。〉經歷過麥記與米高的鬥爭,我明白李鵬做副總理的困難。只是想不到日後葉大姐還可以當傳統左派學校的校長。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