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2.23 為 學 生 趕 鬼 。
在一個悶熱的星期一早上,有一個學生閃進了十五號室,向劉探長說有一位同學不太好,問我們可不可以幫幫忙。原來他們是交通安全隊的隊員,在過去的一個週末到西貢宿營。在晚上他們玩得很高興,就把兩層高的床推到一起玩。後來就發現一位同學神情呆滯,不大懂得起反應。起初他們都不以為意,在天亮後就發現情況更不妙。但他們還不回家,反而到長洲玩。到了長洲,這位同學忽然要跳崖。同學們趕快把他拉回來。這位同學解釋說,他見到很多日本兵和軍車駛過來,所以他要跳下去。他還邊說邊發抖。於是他們趕忙把他送回家。第二天早上,他們到這同學的家塈漭L帶出來,但愈發覺得驚慌,於是就把他從家堭策^學校求助。

訓導主任劉探長也是一位牧師,於是就答應為他趕鬼。我們一起對鬼呼喝,但鬼並沒有理會。後來鬼說他們只是停留一會,在中午十二時就會有車子在第二十二座接他們接走。第二十二座就是現在房屋署總部的位置,但當時已清拆,只餘一個空的地盤。劉探長說按聖經指示,鬼都不是單數的。於是他叫我在十一點半帶這些同學到哪邊,好讓鬼被接走。但麥記反對。他說如果出了事,學校怎向別人交待,難道要告訴人家一群教師去捉鬼嗎?所以事情就擱著攪不成了。

劉探長又從山上召來師弟〈神學的師弟〉協助,師弟帶來了一呎多長的十字架,呼喝著奉耶穌的名字要鬼出來。但鬼沒有出來。我就想著:『龍某人,你很虔敬嗎?你是甚麼人?你有資格對鬼呼喝嗎?』於是我就轉到室外,用禱告支持他們。事情擾攘了一個多小時,時間已接近中午了。師弟先行離去。學生也說要吃飯了,劉探長問我要怎樣安排。我說把這位同學帶到禮堂,再找人幫他們買飯盒。因為禮堂經常做崇拜的地方,是神的『殿』。在神的『殿』堙A鬼應該不敢肆虐。於是大家都同意了,我就高聲向那位同學宣告說:『我是這學校的副校長,現在我決定要帶你到禮堂。』這是本於我是這個環境下的最高領導人,在『君權神授』的概念下,我的權來自神,從神而來的權自然就可以對鬼發施命令了。但這同學卻不肯走。到十二時正,那同學突然站起來說:『車到了,我要走了。』跟著就邁開步伐移動。四位交通安全隊隊員急忙上前按著他,但卻被他一手推倒在地上。我上前一隻手就把他連同同學們都提起來放到椅子上。這同學軟得好像一堆泥,趴在桌子上靜了下來。事情就完結了。沒有人知道鬼去了哪裡。

我們就是這樣把鬼趕走的。後來有其他學校風聞這件事,就邀請劉探長到他們學校去為學生趕鬼。劉探長很高興。但他都沒有去。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