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2.5 趕 走 學 生 的 反 思 。
在這段時期中,我最重要的回憶就是學校要把成績落後的學生趕走了。當時每一班都有一些學生是既不交功課,也不讀書,經常在學校生事,家長也不肯來學校商議子女管教問題的。校方就決定在學期末了派成績表的時候通知學生離校。這重任就由訓導主任劉探長與教務主任米高負責。為了希望學生在出出氣後不作投訴,他們倆就從早上到中午不斷受到學生與家長的污言辱罵。學校中午關門,翌日不辦公,教務主任與訓導主任都不回校。校長也早已返回加拿大渡假。到學生發現投訴無門後,既不得已也不能再回校了。當時的世界就是這麼簡單,說來也覺得有點骯髒。後來有一位已離校的同學回到學校,在談話中他告訴我說,他已在加拿大取得電腦學碩士學位,正在考慮要不要唸博士課程。難得遇見一位有成就的校友,我就問他是那一屆畢業的同學。他說他沒有在這學校畢業,他是在唸完中三後就被學校趕走的。我不禁發出一聲嘆息。可以成材的學生為甚麼我們沒有把他們培育好。我們以為是良材的,一直升上中七,為甚麼那麼少人進入大學,那麼少人取得碩士學位。這是我們的失敗嗎。但很多學校都是這樣,所以這是整個教育制度的失敗。但到現在還是有很多人不承認這個制度是失敗的。這些都是本港教育的領導人。連失敗也不肯承認的人會成功地帶領香港人走出失敗嗎?在回歸後在我回應教育改革諮詢時,我也提出了這個問題。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