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1.3 參加教會與受洗。
我唸的中學是基督教學校,可是學校傳教我老是不能接受。在唸大學的時候,我巧遇一位同學的弟弟。我們同住一個寢室,也有時間討論信仰,但每一次這位學弟都被我氣得七孔生煙。鄺大姐是虔誠的基督徒,她經常找我講耶穌。可能自己年紀大了,經歷多了,比較容易接受。鄺大姐帶我參加教會,最後我也受了洗。這是我個人的事,我不想人家認為我趨炎附勢,所以我一直都不以自己的信仰牟取利益。甚至我被學校的教會謀害,我也沒有向自己的教會求助。所以在這塈琱]不公開我所屬教會的名稱,以免這教會被人誤解。

我最高興的事,是當我在一所中學代課時,有同學問我是不是基督徒。我說:『是。』我也稱讚這位同學聰明。我問她憑甚麼猜到我是基督徒,她說是看到我的行為。感謝主。她說憑著我的行為看得出我是基督徒,就是說我活出基督的樣式了。我覺得為主做見證最重要的是行為的見證。人太多時口不對心,所以我認為口說的見證是太空泛的。很多人為主做見證卻沒有行為的配合,就等如自打嘴巴。

在受洗後,我也曾參加『中國神學研究院』的課程。每次課前我都到『中國神學研究院』參加晚膳等活動,感受了基督徒生活的氣氛。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