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4.1.1 學校設備簡陋。
在這幾年中,我努力工作,也努力解決困難,使學生能有較好的機會學習。在我印象中最深刻的是學校的設備。因為學校是私立受助學校,所以經費都很不足夠。我教的是理科,實驗就更『促衾見肘』了。當時一班有四十五人,但全校供實驗用的試管就只有十八支。做實驗時學生要輪流使用,真的好象現在國內山區的貧困學校一般。在需要教具輔助教學的時候,不是自己淘腰包購買,就是在垃圾堆媥葶B人家廢棄的紙皮,膠片來做教具。因為在那個時期是沒有出版社送來教具的。後來課程改革,初中的『普通科學』改為『綜合科學』。實驗的要求高了,但是學校的財政狀況還是沒有改善。課程需要學生使用電路板做實驗,教育署建議學校訂購英國的器材,每套價值約為港幣三百多圓。但學校每年在這項目的預算也只有三百圓。我就在鴨寮街購買材料,用三百塊錢做了十五套,使學生都可以享受做實驗的樂趣。大家不要以為學校吝嗇。因為這是私立受助學校,聽說身為校長的萬扭女士每月也只是從教會支取千多元薪金。教會也有教士當護士義工,為學校打理學校的醫療室。醫療室的高壓滅菌消毒器壞了也會從慈雲山診所把替換出來的器材搬到學校使用。這時雖然美國宣教士對我們英語不太好的人帶有一點歧視,但學校教師,學生和工友的相處還是相當融洽的。

到學校轉成政府津學校後,經費也變得比較充裕。到香港回歸後,由於行政長官董建華先生對教育有承擔,學校的錢就多到可以用『水浸』來形容。錢多了,學校浪費的也就更多。當學校的電腦更換時,學校堭騤m的顯示器就有百多部。它們都是仍可使用的。結果有不少是丟失了。當時學校的投影器是不足夠的。我就留下了二十多部舊的顯示器,自己再多花一千多塊錢購買器材,在電腦室中把它們串連起來成為串連的顯示陣列,專門在我上生物課時向學生展示圖片。只是沒有其他老師懂得這項技術,這些舊顯示器就變成我的專用品了。

學校不懂得廢物利用,只會嚷著要新產品,要求政府撥款,學生是永遠學不會環保和廢物利用的。有不知多少公帑這樣浪費了也就永遠沒人知曉。


下 一 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