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5.2 我 的 學 校 生 活 。
我一直立志成為教師。但當時在澳門的中學畢業,根本就沒有正規的門路可以入職成為教師。當時父親問我想不想到當時的『娛樂公司』求職,但我以在『娛樂公司』的賭博行業與我的志向相距甚遠而拒絕。最後我循表兄、姐的足跡,隻身前往臺灣升讀大學。當時我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就讀有幾點好處。最重要的是不用交學費和食、宿費,每個月還有臺幣四百塊〈約為當時的港幣六十元〉膳食津貼和每年的校服津貼。不用分文而可以唸大學,最適合我這等窮家子弟。這正符合一句廣東俗語:『不窮不教學,不餓不舔鑊。』

在就讀大學一年級時,我成績平平。但在二年級時卻成績猛進。在二年級後,我就已經取得『優良僑生獎學金』,金額為臺幣七百圓〈約為當時的港幣一百圓〉。在第一次獲得獎學金後,我用來請了一班同學吃廣東喝茶。第二次的獎學金在我回到香港後用來買了一本原版的人體組織圖鑑。還有一次我拿了一個稱為『莊守耕』的獎學金,這是給全理學院第一名的。本來我還可以多拿一個給澳門學生的獎學金的。但有一位香港同學向『僑生輔導室』主管投訴,說我拿太多獎學金了,又說我是冒充澳門學生的。『僑生輔導室』主管就勸我放棄申請那份獎學金。我看那份獎學金金額也不多,就不再爭取了。


下 一 節